碳阻迹
2021-12 22
阅读量 347
澳大利亚将试行氢气源头保证计划

日期:2021-12-22

阅读量:347

澳大利亚政府在试行一项新计划,以明确当地生产的氢气及其衍生物的源头。该计划旨在评估并跟踪制氢产生的排放,以及用于制取氢气的技术类型。 这可以让未来客户了解市场上氢气的源头和生产排放量,并对购买哪种氢气做出明智选择(类似于可再生能源引进计划)。 该计划还要保证制取绿色氢气的整个过程都要环保无污染。 在众多氢气战略中,“源头保证(guarantee of origin)”计划是澳大利亚准备优先开展的早期项目,该项目将在完成公众咨询后再开展试验。 广义上来说,这项试验也是为了引进国际认证方案,推广跟踪生产技术,明确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并确认生产地点。 今后澳大利亚还将大力推广该计划,实现为各地区甚至各国量身定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国家实施此类计划,澳大利亚很有可能将其推广到世界各地。 澳大利亚能源部长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表示,根据行业反馈来看,澳大利亚的计划要与国际接轨,并向该国贸易伙伴进行项目推广。 他还说道:“这项计划能够让未来购买澳大利亚氢气的客户做出明智选择,轻而易举地选出最适合他们的产品。澳大利亚的氢气源头保证计划将提高当地的相对优势,同时让澳大利亚在全球氢贸易中占据一席之地。” 在此次试验18个月的项目期内,项目成员将测试碳排放具体措施的实际应用情况。测试项目将涵盖多种生产方法:可再生电力、生物甲烷气以及经过碳捕存技术处理后的煤和天然气。 澳大利亚希望通过国际合作,即与国际氢能经济和燃料电池伙伴计划(IPHE)展开经济合作,商定跟踪氢气生产过程中处理碳排放的国际方法。 氢气战略 澳大利亚于2019年发布了国家氢气战略,并希望到2030年成为“全球主要氢气参与国”。其中一个关键战略就是在各地建设氢气中心,作为满足大规模氢气需求的产业集群,该行业将由此起步并逐步实现规模化。 目前澳大利亚已经确定了七个项目潜在地:塔斯马尼亚的贝尔湾、北领地的达尔文、南澳大利亚的艾尔半岛、昆士兰的格莱斯顿、维多利亚的拉特罗布谷、新南威尔士的亨特谷和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 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拨款4.64亿澳元(21亿人民币),推动氢气中心的发展。 来源:能源舆情

2021-12 08
阅读量 103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美国应奋起直追与各方合作应对气候变化

日期:2021-12-08

阅读量:103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2日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举办的中外媒体记者会上说,美国上届政府退出《巴黎协定》,耽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多边进程长达5个年头,美国现在应奋起直追,与各方共同合作。 作为《巴黎协定》签署的亲历者,解振华说,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达成《巴黎协定》,反映了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来之不易,不能轻言放弃,但美国上届政府却在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直到今年才重返《巴黎协定》,耽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多边进程长达5个年头。 解振华指出,《巴黎协定》展现了最大的包容性、可达性,协定提出的在本世纪内将全球温度升幅与前工业化时期相比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力争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的浮动目标,是现实的,是符合实际的。 他同时强调,相关目标表述的是整体目标,并非国别目标。“光定目标不行,光喊口号不行,关键是在各国的行动,这个行动路径必须是清晰的,必须要在经济社会进行转型,要创新,要合作,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解振华说,发达国家能力显然更大,这也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明确规定发达国家应承担率先减排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支持义务的原因。然而,发达国家此前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支持,却迄今仍未兑现。 中国承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不光是说,而且在实实在在地做,不仅确定目标,还确定了相配套的政策措施、行动、投资,有时间表、路线图,说了我们就得做到,这才能真正体现行动力度。”解振华说。 COP26于10月31日在英国格拉斯哥开幕。本届大会是《巴黎协定》进入实施阶段后召开的首次缔约方大会,国际社会普遍期待各方尤其是发达国家能真正落实减排承诺,共同行动,以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危机和挑战。 来源:新华社

2021-12 06
阅读量 114
《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宣言》正式出炉

日期:2021-12-06

阅读量:114

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于11月29日至30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会议于30日通过《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宣言》。全文如下: 1.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53个非洲国家和非洲联盟委员会代表团团长一致认为,气候变化及其负面影响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迫切问题和当今世界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合力应对气候变化,关系到人类的未来。人类需要一场革命,通过加快可负担的绿色低碳转型等方式减缓气候变化影响,助力可持续发展,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   2.我们认为气候变化已成为中国和非洲自然生态环境和社会经济发展重大挑战。我们一致肯定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作为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在适应及减缓气候变化合作中采取的举措和作出的巨大贡献。我们一致肯定刚果盆地森林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的重要作用。我们一致认为国际社会应为包括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绿色发展提供必要支持,保障发展中国家自主、可持续发展的正当权利,并支持非洲的相关努力。   3.我们认为应对气候变化及由此产生的移民活动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在多边框架下团结一致,携手应对。我们强调《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是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最主要的渠道和最重要的多边框架。我们愿意在《公约》确立的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等原则指导下,和各方一道落实好《公约》、《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欢迎《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取得的成果,包括完成《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谈判,并通过历次缔约方会议商定的机制为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行动提供足够和可预测的资金支持。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务必采取行动,迈出决定性步伐,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共同支持埃及代表非洲国家举办《公约》第27次缔约方大会。   4.我们一致认为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应同等对待减缓和适应。忆及2016年11月16日第一届非洲行动峰会发表的《马拉喀什宣言》精神,我们呼吁发达国家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发达国家应切实履行出资义务,努力填补2020年前每年应提供1000亿美元的气变资金差距,做好2020年后长期资金后续安排,并加快启动制定2025年后新的集体量化资金目标。   5.我们决定建立新时代中非应对气候变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将在应对气候变化多边进程中加强协调与合作,共同维护中非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合理权益。我们愿进一步加强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拓宽合作领域,在清洁能源、利用航空航天技术应对气候变化、农业、森林、海洋、低碳基础设施建设、气象监测预报预警、环境监测、防灾减灾、适应气候变化等领域加强合作,开展务实合作项目,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挑战。   6.中非双方将加快已签约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和三方合作项目的实施、推进正在磋商项目的合作文件签署,推动相关援助物资设备的生产、运输和交付,推动相关低碳、低温室气体示范区建设。双方将依托已开展的合作项目,助力非洲应对气候变化领域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技术服务在非落地。双方将共同维护中非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和三方合作项目成果,强化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项目对提升非洲应对气候变化能力的引领作用。   7.中非双方将在南南合作和“一带一路”框架下,举办中非应对气候变化高级别论坛,进一步深化中非应对气候变化交流合作,包括启动中非3年行动计划专项等。中方将支持非洲实施“绿色长城”计划。同时,中方将用好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和风云气象卫星等科技成果,强化中非防灾减灾和适应气候变化等领域技术合作,提升非洲应对气候变化的韧性和能力。中方支持非方有关应对气候变化的倡议,如非洲农业适应倡议、非洲适应倡议等。   8.双方一致倡导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可持续发展,将努力推动疫情后世界经济“绿色复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成果有利于我们更有效应对气候变化。中方是非洲可持续发展的坚定支持者,已在中非合作论坛框架内实施上百个清洁能源和绿色发展项目,支持非洲国家更好利用太阳能、水电、风能、沼气等可再生能源。中方将进一步扩大在光伏、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节能技术,高新技术产业,绿色低碳产业等低排放项目的对非投资规模,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助力非洲国家优化能源结构,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建设优化城市规划和垃圾管理办法的智慧城市,实现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   9.双方一致认为,气候投融资合作是推进中非务实合作的重要方面,加强双方在建立气候投融资标准等政策体系方面的交流合作,鼓励双方金融机构落实《“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双方将加强同非洲开发银行等区域性金融机构在气候投融资领域的合作。鼓励和支持双方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在项目合作中加强环境风险管理,提高气候和环境信息披露、交换水平,开展绿色低碳供应链管理,推进中非气候投融资合作。双方认为支持地区性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与包括绿色气候基金在内的气候金融机制自愿开展合作具有重要意义。双方支持符合条件的天然气发电和绿色氢能发展项目获得绿色投融资支持。非洲已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投入自有资金,金额超过其获得的公共发展援助。 10.中非双方将利用中非环境合作中心平台,加强绿色发展合作,支持应对气候变化合作项目实施。同时,促进“中非绿色使者计划”实施,开展圆桌对话和能力建设培训;推动“中非绿色创新计划”,开展绿色、循环、低碳技术合作,提升非洲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及可持续发展目标和非盟《2063年议程》能力。

2021-11 22
阅读量 463
破纪录!欧盟碳价突破75欧元

日期:2021-11-22

阅读量:463

欧盟碳价在过去一周高歌猛进,一度突破每吨75欧元。 11月22日开盘,欧盟碳排放配额(EUA)12月期货主力合约报70.18欧元/吨,创下自2005年以来的新高,较年初翻了一番。 即将组建的德国三党联合政府表示将对本国碳价格设置“地板价”(不允许碳价跌至每吨60欧元以下)之后,11月24日欧盟碳排放配额创下每吨73.18欧元的新高。11月25日创下新纪录,达每吨75.04欧元。 欧洲碳期货价格自2010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低于每吨10欧元,而现在每吨突破了70欧元大关。是什么驱动欧盟碳价飙升?欧盟碳市场是否正在形成价格泡沫,从而推动能源价格持续上涨? 对“地板价”反应过度 一些市场参与者把每吨75欧元以上的高碳价归咎于德国发表声明后的看涨情绪。 11月24日,即将组建的德国联合政府宣布,将德国退煤时间从之前的2038年提前到2030年,并表示如果未来几年欧盟碳价低于60欧元/吨的水平且未能引入“地板价”机制,德国将考虑把60欧元/吨作为国家长期的碳“地板价”。 也就是说,低于“地板价”的部分将被转化为额外的德国国内征收,即在欧盟排放交易系统中支付的价格之外,对该国排放者收取额外费用。这一“工具”可能会帮助德国比欧洲其他地区更快降低燃煤吸引力。 不过,有分析师表示,即使引入碳“地板价”,德国的新能源转型计划可能也不会对欧洲的碳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安迅思(ICIS)欧盟电力和碳市场分析师弗洛里安·罗森伯格(Florian Rothenberg)表示,这轮涨势“有些过头了”,和之前法国等国尝试的结果类似,德国试图设置“地板价”的努力可能也会失败。 “我看不到欧盟采用碳‘地板价’的那天。很多国家会反对,特别是那些已经在抱怨能源价格太高的国家。”他说。 碳“地板价”的支持者辩称,这将提高企业投资低碳技术的信心,而那些反对者,如煤炭依存度较高的国家,则担心这可能给行业带来太大负担。 也有分析师表示,虽然德国的燃煤发电厂是欧盟排放交易系统(ETS)许可的“大买家”,但它们提前关闭可能不太影响欧盟的碳价。 ETS中已有一种机制,取消多余的配额发放,以防止供应过剩,这被称为市场稳定储备(market stability reserve,简称MSR)。德国也表示,将取消因燃煤发电厂逐步淘汰而产生的额外配额。 “总之,我们预计德国提前淘汰煤炭对碳价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因为MSR将保护ETS免受价格影响。”一位路孚特(Refinitiv)分析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ETS迫使制造企业、能源公司、航空公司等为自己排放的每吨二氧化碳付费,这是欧盟“Fit for 55”的核心。2021年7月14日,欧盟委员会通过了“Fit for 55”应对气候变化一揽子计划,涉及能源、交通、建筑、农业和税收等领域,旨在实现到2030年欧盟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与1990年的水平相比至少减少55%,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虽然德国的措施旨在通过确保碳价的“地板价”来保持对污染行业的压力,但市场反应可能过度了。 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F)分析师表示,从长远看,德国的措施可能对碳价影响不大。目前EUA的交易价格已经远高于每吨60欧元,随着欧盟更快推动减排,预计这一数字将在未来十年里继续上升。到2030年,欧盟碳排放配额(EUA)价格将升至100欧元以上,远高于德国的“地板价”。 路孚特首席电力与碳分析师秦炎对eo说,一是德国的“地板价”还要通过议会投票,二是德国自己定的“地板价”不代表欧盟就会认同。 “这更像是碳市场的投资者认为碳价大概率会涨,找个理由买起来。”秦炎说,12月拍卖暂停两周,基本面看涨,这也符合每年年底碳价都会上涨的规律。 “后COP时代的些许欣喜” 秦炎分析,欧盟碳价近日连连上涨,还有一个原因是此前收官的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为碳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让投资者对于欧盟碳配额这样流动性较高的气候资产更有信心。 11月15日,也就是COP26结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欧盟碳价就创下每吨66欧元的历史新高。 交易员和分析人士表示,COP26的谈判结果虽然没有一些人希望的那么强劲,但仍明确了一条轨迹,即各国政府需要看到碳成本上升,将煤炭等污染严重的燃料“推离电网”,同时鼓励行业投资更清洁的技术。 对冲基金安德兰德资本(Andurand Capital)的马克·刘易斯(Mark Lewis)表示,“一个明确的信号是,如果我们要看到碳排放下降,政策制定者就需要认真对待碳定价问题”,因此出现了一种“后COP时代的些许欣喜”。 Lewis说,碳市场在COP26过程中得到了强化,政策制定者清楚地认识到,大气中留给碳的有限空间是所有资源中最稀缺的。 欧盟碳市场是政治构建的,立法者或将逐步收紧碳排放额度的供应,以提振价格。在过去的18个月里,投资者蜂拥进入碳市场。他们认为,疫情爆发后的刺激计划和脱碳投资意味着碳价格上涨。 碳捕获和存储、电解绿氢和其他绿色倡议项目都将受益于更高的碳价格。短期内,碳价还可以提振天然气需求,因为煤炭在燃烧时产生的二氧化碳是天然气的两倍。 一些分析师则对COP26对欧盟的影响更为谨慎,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认为,欧盟收紧碳减排目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Energy Aspects表示:“欧盟认为自己已经有了最激进的减排目标,并将向其他国家施压,要求他们更接近自己的目标。” 另一方面,欧洲天然气价格高涨也助推了此轮碳价上涨。 11月22日,荷兰天然气期货交易所TTF12月期货收盘报28.07美元/百万英热,较年初上涨近4倍;英国伦敦洲际交易所NBP期货合约价格报28.7美元/百万英热,较年初上涨约3倍。 欧洲的低天然气储量、全球对液化天然气的强劲需求以及近几个月俄罗斯通过乌克兰的天然气输送减少已将天然气价格推至历史新高。 而高昂的天然气价格反过来又导致碳价上涨。欧盟10月13日发布应对能源涨价的工具箱指出,高昂的气价导致发电用煤的增加,从而导致市场主体对排放限额的更高需求。这种天然气与碳的“麻花”效应还在持续。 正在形成价格泡沫? 面对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西班牙和波兰呼吁对全球最大的碳市场ETS实施交易限制。 西班牙政府在发给欧盟委员会的一份“非正式文件”中表示:“(ETS的)价格上涨与市场上非实体(non-incumbent)的数量增加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性,尤其是在2020年7月之后。” 西班牙呼吁采取措施限制欧盟碳市场的交易,称投机行为推高了电价。“ETS交易不应该对所有代理人开放,尤其是对拥有市场力的投机者而言。” 西班牙认为,欧盟碳市场应该成为行业脱碳的信号,而不是投机者轻松赚钱的工具。“如果是金融投机而不是真实因素推动碳价过快上涨,就会威胁到向清洁能源驱动的行业平稳过渡。” 将矛头指向投机者的并非只有西班牙。波兰也发出了几乎相同的信号,称ETS价格飙升“是由投机而非市场基本面驱动的”。 “自2020年夏季以来,我们目睹了欧盟碳价上涨,并且引发了对潜在市场泡沫的担忧。”波兰在其10月份的一份“非正式文件”中表示。 对于波兰来说,这个问题不仅关乎绿色转型,还与保护人们免受能源贫困有关。在人均GDP低于欧盟平均水平的国家,缓解能源价格上涨对小企业和消费者的影响在政治优先事项中排在首位。 也有市场分析师表示,目前投机头寸太小,没有统计意义。 2021年9月中旬,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SMA)的报告显示,大多数头寸(超过90%)由根据ETS负有合规义务的实体和银行持有,这些实体在服务合规公司的对冲需求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金融实体参与市场增加了流动性,从而减轻了价格压力。 秦炎认为,基金投资者大概持仓9%,80Mt左右,“80Mt确实不多,因为每天交易量平均30-40Mt,但是不能排除在一些流动性低的时段,有基金故意加大仓位,推高价位,逼迫其他参与者补仓,从而引发价格波动”。 ESMA在11月18日发布的报告中称,没有证据表明碳交易中存在反竞争行为。银行和对冲基金对欧盟碳市场日益增长的兴趣并不是滥用行为的证据。“投资基金和其他金融对手方持有的未平仓头寸仍然相对较低。” 此外,不同类别的市场参与者——银行、对冲基金或传统参与者——持有的未平仓头寸明细“自2018年以来似乎没有显着变化,大致符合市场的预期运作”。 秦炎说:“基金这些非控排企业的参与,加剧了碳价的波动,有高有低,但是碳价的平均价格还是由那90%的控排企业参与者决定的,最终会回归减排成本。” 然而,有机构得出了与ESMA不同的结论,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PIK)的研究员 Michael Pahle博士对媒体表示:“二氧化碳排放量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市场参与者的数量不断增加,在没有足够监管控制的情况下允许金融机构参与市场,是导致动荡和严重市场混乱的一个原因。” 其他经济学家也持类似观点。研究人员Robert Jeszke和Sebastian Lizak表示,欧盟碳市场的波动“主要是由于投机实体的作用越来越大”,“可能有助于形成价格泡沫”。 为了防止市场不稳定,Jeszke 和Lizak 建议引入某种“安全阀”,可以在情况需要时触发。 欧盟10月13日发布应对能源涨价的工具箱指出,ETS有内置的保障措施来应对价格过度波动的情况。虽然触发这些措施的条件目前还不具备,但委员会将继续监测碳价格的演变。 据了解,ESMA将对欧盟碳市场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并于2022年初向欧盟提交最终报告。欧盟将根据ESMA的最终报告,评估欧盟碳市场是否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行动。

2021-11 11
阅读量 896
联合国秘书长欢迎中美承诺在气候行动上开展合作

日期:2021-11-11

阅读量:896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1月11日表示,中国和美国已同意在气候行动上进行更密切的合作,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中美两国都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排放国,两国发表联合宣言的消息于当晚晚些时候在格拉斯哥传出。自上周以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一直在格拉斯哥进行。 中美联合宣言提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近发布的报告,该报告以惊人的细节描述了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的迫切需要,并指出两国都认识到危机的严重性,同时承认目前为应对危机所做的努力与实现2015年第二十一届缔约方会议达成的《巴黎协定》目标所需采取的步骤之间仍然存在重大差距。 2015年在巴黎,各国领导人承诺通过大规模减排努力防止全球变暖超过1.5摄氏度至2摄氏度的范围。 据报道,中美合作内容包括在21世纪20年代这个10年当中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有关的法规框架和环境标准,鼓励终端用户行业脱碳和电气化的政策,以及控制和减少甲烷排放的更多行动。 古特雷斯在推文中欢迎中美达成协议,在本十年内共同采取更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并指出这场危机需要国际合作和团结。 在这一出人意料的联合宣言发布之后,两国气候特使在第二十六届缔约方大会上相继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表示,“美国和中国之间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共识多于分歧,这使其成为一个极具合作潜力的领域。”他补充道:“通过合作,我们两国可以做许多重要的事情,这不仅对我们两国有利,对整个世界也有利。” 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表示,他对两国之间达成的协议感到“高兴”,并补充说:“现在每一步都很重要,我们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